<big id="n4epk"><listing id="n4epk"><em id="n4epk"></em></listing></big>

<var id="n4epk"></var>

<rp id="n4epk"></rp>
<em id="n4epk"><acronym id="n4epk"></acronym></em>
  • <rp id="n4epk"></rp>
      <em id="n4epk"></em>
    1. <rp id="n4epk"><acronym id="n4epk"></acronym></rp>

      <dd id="n4epk"></dd>

      登高·杜甫|注釋|翻譯|賞析|講解

      【作品簡介】

        《登高》由杜甫創作,被選入《唐詩三百首》。這一首重陽登高感懷詩,是大歷二年(767)在夔州寫的。“全詩通過登高所見秋江景色,傾訴了詩人長年飄泊老病孤愁的復雜感情,慷慨激越,動人心弦。”前半首寫登高所聞所見情景,是寫景;后半首寫登高時的感觸,是抒情。首聯著重刻畫眼前具體景物;頷聯著重渲染秋天氣氛;頸聯抒發感情,由異鄉飄泊寫到多病殘生;末聯寫白發日多,因病斷酒,映襯時世艱難。全詩八句都對,句句押韻。金性堯以為“是杜詩中最能表現大氣盤旋,悲涼沉郁之作。”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登高》在杜甫的律詩里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清代的學者楊倫稱贊此詩為“杜集七言律詩第一”(《杜詩鏡銓》),明代的胡應麟在《詩藪》中更推重此詩精光萬丈,是古今七言律詩之冠。

       

      杜甫《登高》: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原文】

      登高

      作者:杜甫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注解】

      ⑴詩題一作《九日登高》。古代農歷九月九日有登高習俗。選自《杜詩詳注》。作于唐代宗大歷二年(767)秋天的重陽節。

      ⑵嘯哀:指猿的叫聲凄厲。

      ⑶渚(zhǔ):水中的小塊陸地。鳥飛回:鳥在急風中飛舞盤旋;兀夯匦。

      ⑷落木:指秋天飄落的樹葉。蕭蕭:模擬草木飄落的聲音。

      ⑸萬里:指遠離故鄉。常作客:長期漂泊他鄉。

      ⑹百年:這里借指晚年。

      ⑺艱難:兼指國運和自身命運?嗪蓿簶O其遺憾?,極。繁霜鬢:形容白發多,如鬢邊著霜雪。 繁,這里作動詞,增多。

      ⑻潦倒:猶言困頓,衰頹,失意。這里指衰老多病,志不得伸。新停:剛剛停止。杜甫晚年因病戒酒,所以說“新停”。

       

      韻譯

      天高風急秋氣肅煞,猿啼十分悲涼;清清河洲白白沙岸,鷗鷺低空飛回。

      落葉飄然無邊無際,層層紛紛撒下;無盡長江洶涌澎湃,滾滾奔騰而來。

      身在萬里作客悲秋,我常到處漂泊;有生以來疾病纏身,今日獨登高臺。

      時世艱難生活困苦,常恨鬢如霜白;困頓潦倒精神衰頹,我且戒酒停杯。

       

      【寫作背景】

        杜甫的《登高》作于公元767年(唐代宗大歷二年)秋。當時安史之亂已經結束四年了,但地方軍閥又乘時而起,相互爭奪地盤。杜甫本入嚴武幕府,依托嚴武。不久嚴武病逝,杜甫失去依靠,只好離開經營了五六年的成都草堂,買舟南下。本想直達夔門,卻因病魔纏身,在云安呆了幾個月后才到夔州。如不是當地都督的照顧,他也不可能在此一住就是三個年頭。而就在這三年里,他的生活依然很困苦,身體也非常不好。這首詩就是五十六歲的老詩人在這極端困窘的情況下寫成的。那一天,他獨自登上夔州白帝城外的高臺,登高臨眺,百感交集。望中所見,激起意中所觸;蕭瑟的秋江景色,引發了他身世飄零的感慨,滲入了他老病孤愁的悲哀。于是,就有了這首被譽為“古今七言律第一”的曠世之作。

       

      【作品評價】

        《登高》在杜甫的律詩里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清代的學者楊倫稱贊此詩為“杜集七言律詩第一”(《杜詩鏡銓》),明代的胡應麟在《詩藪》中更推重此詩精光萬丈,是古今七言律詩之冠。

        胡應麟云:杜“風急天高”一章56字,如海底珊瑚,瘦勁難名,沉深莫測,而精光萬丈,力量萬鈞,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無昔人,后無來學,微有說者,是杜詩,非唐詩耳。然此詩自當為古今七言律第一,不必為唐人七言律第一也。(《詩藪》) 胡以梅云:對起對結,渾厚悲壯,大家數。此在夔州所作。江山境界,能助詩神。“風急天高”,極得登高之神情。(《唐詩貫珠》)

        沈德潛云:昔人謂兩聯俱可截去二字,試思“落木蕭蕭下,長江滾滾來”,成何語耶?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李瑛云:前四句憑空寫景,突然而起,層疊而下,勢如黃河之水天上來,澎湃瀠回,不可端倪。而以五、六句承明作客,登高情事,是何等神力!末二句對結,“苦恨”與“新停”對,“苦”字活用。(《詩法易簡錄》)

       

      【評析】

      杜甫的《登高》是在公元767年(大歷二年)秋詩人病臥夔州時所寫。全詩前四句寫景,后四句抒情,慷慨激越,動人心弦,被后人推為古今七律之冠。

        此詩選自《杜工部集》,是杜甫公元767年(大歷二年)秋在夔州時所寫。夔州在長江之濱。全詩通過登高所見秋江景色,傾訴了詩人長年飄泊、老病孤愁的復雜感情,慷慨激越,動人心弦。楊倫稱贊此詩為“杜集七言律詩第一”(《杜詩鏡銓》),胡應麟《詩藪》更推重此詩精光萬丈,是古今七言律詩之冠。

        此詩前四句寫登高見聞。首聯對起。詩人圍繞夔州的特定環境,用“風急”二字帶動全聯,一開頭就寫成了千古流傳的佳句。夔州向以猿多著稱,峽口更以風大聞名。秋日天高氣爽,這里卻獵獵多風。詩人登上高處,峽中不斷傳來“高猿長嘯”之聲,大有“空谷傳響,哀轉久絕”(《水經注·江水》)的意味。詩人移動視線,由高處轉向江水洲渚,在水清沙白的背景上,點綴著迎風飛翔、不住回旋的鳥群,真是一幅精美的畫圖。其中天、風,沙、渚,猿嘯、鳥飛,天造地設,自然成對。不僅上下兩句對,而且還有句中自對,如上句“天”對“風”,“高”對“急”;下句“沙”對“渚”,“白”對“清”,讀來富有節奏感。經過詩人的藝術提煉,十四個字,字字精當,無一虛設,用字遣辭,“盡謝斧鑿”,達到了奇妙難名的境界。更值得注意的是:對起的首句,末字常用仄聲,此詩卻用平聲入韻。沈德潛因有“起二句對舉之中仍復用韻,格奇而變”(《唐詩別裁》)的贊語。

        頷聯集中表現了夔州秋天的典型特征。詩人仰望茫無邊際、蕭蕭而下的木葉,俯視奔流不息、滾滾而來的江水,在寫景的同時,便深沉地抒發了自己的情懷。“無邊”“不盡”,使“蕭蕭”“滾滾”更加形象化,不僅使人聯想到落木窸窣之聲,長江洶涌之狀,也無形中傳達出韶光易逝,壯志難酬的感愴。透過沉郁悲涼的對句,顯示出神入化之筆力,確有“建瓴走坂”、“百川東注”的磅礴氣勢。前人把它譽為“古今獨步”的“句中化境”,是有道理的。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前兩聯極力描寫秋景,直到頸聯,才點出一個“秋”字。“獨登臺”,則表明詩人是在高處遠眺,這就把眼前景和心中情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了。“常作客”,指出了詩人飄泊無定的生涯。“百年”,本喻有限的人生,此處專指暮年。“悲秋”兩字寫得沉痛。秋天不一定可悲,只是詩人目睹蒼涼恢廓的秋景,不由想到自己淪落他鄉、年老多病的處境,故生出無限悲愁之緒。詩人把舊客最易悲愁,多病獨愛登臺的感情,概括進一聯“雄闊高渾,實大聲弘”的對句之中,使人深深地感到了他那沉重地跳動著的感情脈搏。此聯的“萬里”“百年”和上一聯的“無邊”“不盡”,還有相互呼應的作用:詩人的羈旅愁與孤獨感,就象落葉和江水一樣,推排不盡,驅趕不絕,情與景交融相洽。詩到此已給作客思鄉的一般含意,添上久客孤獨的內容,增入悲秋苦病的情思,加進離鄉萬里、人在暮年的感嘆,詩意就更見深沉了。

        尾聯對結,并分承五六兩句。詩人備嘗艱難潦倒之苦,國難家愁,使自己白發日多,再加上因病斷酒,悲愁就更難排遣。本來興會盎然地登高望遠,此時卻平白無故地惹恨添悲,詩人的矛盾心情是容易理解的。前六句“飛揚震動”,到此處“軟冷收之,而無限悲涼之意,溢于言外”(《詩藪》)。

        詩前半寫景,后半抒情,在寫法上各有錯綜之妙。首聯著重刻畫眼前具體景物,好比畫家的工筆,形、聲、色、態,一一得到表現。次聯著重渲染整個秋天氣氛,好比畫家的寫意,只宜傳神會意,讓讀者用想象補充。三聯表現感情,從縱(時間)、橫(空間)兩方面著筆,由異鄉飄泊寫到多病殘生。四聯又從白發日多,護病斷飲,歸結到時世艱難是潦倒不堪的根源。這樣,杜甫憂國傷時的情操,便躍然張上。

        此詩八句皆對。粗略一看,首尾好像“未嘗有對”,胸腹好象“無意于對”。仔細玩味,“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不只“全篇可法”,而且“用句用字”,“皆古今人必不敢道,決不能道者”。它能博得“曠代之作”(均見胡應麟《詩藪》)的盛譽,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講解】

        這首詩作于唐代宗大歷二年(767)秋。當時安史之亂已經結束四年了,但地方軍閥又乘時而起,相互爭奪地盤。杜甫本入嚴武幕府,依托嚴武,可惜嚴武不久病逝,使他失去了依靠,只好離開經營了五六年的成都草堂,買舟南下,本想直達夔門,卻因病魔纏身,在云安呆了幾個月后才到夔州。如不是當地都督的照顧,他也不可能在此一住就是三個年頭。而就在這三年里,他的生活依然很困苦,身體也非常不好。

        這首詩就是五十六歲的老詩人在這極端困窘的情況下寫成的。那一天,他獨自登上夔州白帝城外的高臺,登高臨眺,百感交集。望中所見,激起意中所觸;蕭瑟的秋江景色,引發了他身世飄零的感慨,滲入了他老病孤愁的悲哀。于是,就有了這首被譽為“古今七言律第一”的曠世之作。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天高風急,秋氣肅殺,猿啼哀嘯,十分悲涼;清清河洲,白白沙岸,鷗鷺低空回翔。首聯兩句,對舉之中仍復用韻,且句中自對,無一虛設。這是詩人登高看到的景象,構成一幅悲涼的秋景圖畫,為全詩定下了基調。登高而望,江天本來是開闊的,但在詩人筆下,卻令人強烈地感受到:風之凄急、猿之哀鳴、鳥之回旋,都受著無形的秋氣的控制,仿佛萬物都對秋氣的來臨惶然無主。“風急”,夔州位于長江之濱,三峽之首的瞿塘峽之口,素以水急、風大著稱。 “猿嘯哀”,巫峽多猿,鳴聲凄厲。當地民謠說:“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渚”,水中的小塊陸地。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落葉飄零,無邊無際,紛紛揚揚,蕭蕭而下;奔流不盡的長江,洶涌澎湃,滾滾奔騰而來。 頷聯為千古名句,寫秋天肅穆蕭殺、空曠遼闊的景色,一句仰視,一句俯視,有疏宕之氣。“無邊”,放大了落葉的陣勢,“蕭蕭下”,又加快了飄落的速度。在寫景的同時,深沉地抒發了自己的情懷,傳達出韶光易逝,壯志難酬的感愴。它的境界非常壯闊,對人們的觸動不限于歲暮的感傷,同時讓人想到生命的消逝與有限,宇宙的無窮與永恒。透過沉郁悲涼的精工對句,顯示著詩人出神入化的筆力,有“建瓴走坂”、“百川東注”的磅礴氣勢。前人譽為“古今獨步”的“句中化境”。 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

        我萬里漂泊,常年客居他鄉,對此秋景,更覺傷悲;有生以來,疾病纏身,今日獨自登臨高臺。頸聯是詩人一生顛沛流離生活的高度概括,有頓挫之神。詩人從空間(萬里)、時間(百年)兩方面著筆,把久客最易悲秋,多病獨自登臺的感情,融入一聯雄闊高渾的對句之中,情景交融,使人深深地感到他那沉重的感情脈搏。語言極為凝煉,乃千古名句。宋代學者羅大經《鶴林玉露》析此聯云:“萬里,地之遠也;悲秋,時之慘凄也;作客,羈旅也;常作客,久旅也;百年,暮齒也;多病,衰疾也;臺,高迥處也;獨登臺,無親朋也;十四字之間含有八意,而對偶又極精確。”“八意”,即八可悲:他鄉作客,一可悲;常作客,二可悲;萬里作客,三可悲;又當蕭瑟的秋天,四可悲;年已暮齒,一事無成,五可悲;親朋亡散,六可悲;孤零零的獨自去登,七可悲;身患疾病,八可悲。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時世艱難,生活困苦,我常恨鬢如霜白;濁酒銷憂,卻怎奈潦倒,以至需要停杯。尾聯轉入對個人身邊瑣事的悲嘆,與開篇《楚辭》般的天地雄渾之境,形成慘烈的對比。“苦恨”,甚恨,意思是愁恨很深。“潦倒”,猶言困頓衰頹,狼狽失意。 新停濁酒杯:一般解釋為戒酒,不妥。“停”是表示某種動作狀態延續途中的一時中斷,這一句是說,我一人登臺,獨飲濁酒,無親朋相伴,慢慢舉起銷憂解愁的酒杯,停在嘴邊——我的身體已承受不了啦,至今飲酒不斷、未曾有過停杯體驗的我,不禁為自己身心之衰感到愕然。新,指初次出現。“濁酒”是相對于“清酒”而言,是一種帶糟的酒,就像今天的米酒,古時稱之為“醪”。

        這是一首最能代表杜詩中景象蒼涼闊大、氣勢渾涵汪茫的七言律詩。前兩聯寫登高聞見之景,后兩聯抒登高感觸之情。由情選景,寓情于景,渾然一體,充分表達了詩人長年飄泊、憂國傷時、老病孤愁的復雜感情。而格調卻雄壯高爽,慷慨激越,高渾一氣,古今獨步。

        這首律詩很特別,其四聯句句押韻,皆為工對,且首聯兩句,又句中自對,可謂“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就寫景而言,有工筆細描(首聯),寫出風、天、猿、渚、沙、鳥六種景物的形、聲、色、態,每件景物均只用一字描寫,卻生動形象,精煉傳神;有大筆寫意(頷聯),傳達出秋的神韻。抒情則有縱的時間的著筆,寫“常做客”的追憶;也有橫的空間的落墨,寫“萬里”行程后的“獨登臺”。從一生飄泊,寫到余魂殘骨的飄零,最后將時世艱難歸結為潦倒不堪的根源。這樣錯綜復雜手法的運用,把詩人憂國傷時,老病孤愁的蒼涼,表現得沉郁而悲壯。難怪明代胡應麟《詩藪》說,全詩“五十六字,如海底珊瑚,瘦勁難名,沉深莫測,而精光萬丈,力量萬鈞。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無昔人,后無來學,微有說者,是杜詩,非唐詩耳。然此詩自當為古今七言律第一,不必為唐人七言律第一也”。

       

      【賞析】

        杜甫《登高》雖是一曲悲歌,但毫無哀婉自艾之心,悲途末路之感,相反卻激昂悲壯,壯懷偉烈,一掃凡冗,獨標雄奇,隱然有凌云之意,每每讀來都不禁讓人為之氣奪。胡應麟譽之為千古七律第一,實不為過。

        初遇《登高》,至于今日,彈指二十三年,總是想書寫一下對《登高》的觀感,但數次提筆都茫然不知所云悵然輟筆而退,捫心自問,以我的才力學識,想要說清登高的好處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當初上海辭書出版《唐詩鑒賞辭典》,興興然翻找《登高》的鑒賞,卻發現通篇只是翻扒了胡應麟的分析,舍此殊無新意乏善可陳,便又悻悻然撇在一邊。后來又見過一些鑒賞分析《登高》的文字,雖不乏可觀處,但也都流于泛泛,用比較普遍的說法分析十分特殊的《登高》,其言不及意難以搔到癢處也就可想而知了。于是自己不免又要不自量力地提起筆來,試著說說對《登高》的理解,雖不敢說搔到癢處,但異于二三子者還是不忍珍為敝帚的。

        個人以為,《登高》的特殊處在于寥寥八句,書寫秋氣悲懷,上不得仲宣《登樓》,下不濟永叔《秋聲》,卻另標新意,壯懷激蕩,讀來不禁令人氣奪,聲勢氣魄何至于此?其間自然有杜甫心緒操守氣節風骨,自然也有章法格局起承轉合,二者缺一,斷不會如此非史非野,于文質彬彬之間彰顯如此強勁的震撼力。杜甫自稱早年“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自詡晚年“老去詩篇渾漫與,春來花鳥莫深愁”,如《登高》這樣舉重若輕,隨意揮灑竟然卓然成恢宏之勢的神來之筆,想便是杜甫老去渾漫與的瀟灑風流的真實寫照吧?

        《登高》是大歷二年(公元767年)杜甫顛沛夔州時期所作,其時安史之亂雖然平定數年,但關河以東局勢越發混亂,肘腋之間宦黨日強朝綱日廢,后庭方寸吐蕃弄強回紇嗜欲,天下大勢實在悲觀。杜甫滿腔愛國熱情,一身耿骨義氣,不但客寓夔州,而且沉疴日起,惶惶終日,自認重見社稷光耀朝綱振奮天下益安蒼生樂享,怕是此生無望他生未卜,其蕭索落寞悲愁苦澀可以想見,正是這種絕望孤寂悲苦無端的心境,在767年那個秋天,直接催生出千古七律第一的《登高》。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登高》其詩,八句皆為偶句,在律詩中已屬少見,而其信手拈來,卓然成章,巧奪天工,全無痕跡,似無心為之,竟渾然天成的通脫磊落,又足令賞詩者擊節贊嘆做詩者廢然忘返。下面我就從結構上逐句分析一下,以資方家斧正。

        全詩以“風急”起句,不但抓住了了夔州峽口高秋之際的自然氣象,更直接映襯出詩人心緒起伏波瀾跌宕的主觀情景,直接把讀者帶入詩人壯懷激蕩的精神世界中。接下來的“天高”為“風急”提供了一個闊大無疇的背景空間,令長風激蕩恍如天籟飛鳴,寥寥四個字便已有沖灑天地的磅礴聲勢,同時更為明確地凸現了詩人長空般闊大的襟懷和疾風般激蕩的心緒之間相得益彰的恢宏氣魄。但是這不是一種令人歡欣鼓舞的恢宏氣魄,而是一種沉郁蒼涼,悲壯壓抑的恢宏氣魄,正是這種沉郁蒼涼和悲壯壓抑,讓曾經唱和著李白那對未來不乏憧憬和向往的不遠千里送輕舟的依依惜別的熱切猿聲,變成了風聲呼嘯中那痛徹心腸的哀鳴,“猿嘯哀”因此成為全篇的題眼。在風急天高的寥廓江天之間,哭泣般的猿鳴仿佛也升入九天,與天風應和共鳴。

        如果說“風急天高”凸現了強勢的動蕩與碰撞,并籍此抒發了詩人胸懷激蕩的內心世界,那么“渚清沙白”的靜謐舒緩,便如天風激蕩猿嘯清揚的動感氣氛中的一片清淡綠洲,為詩人的駐足提供一個穩定的空間,不但從字義上與風急天高形成工整對仗,而且在意境上也嚴絲合縫地成為上下偶句,既進一步襯托了風急天高猿嘯哀的氣魄聲勢,又從結構上到氣氛上穩定了全詩的走向。當然詩人悲秋的情懷心緒的主旋律還是激蕩的動感十足的,只不過這種靜謐的意境將有些暴烈的動感轉化為相對更從容更舒緩的有些悠揚的節奏,于是“鳥飛回”就成為水到渠成的靜中有動的舒緩過渡。這種過渡將與“風急天高” 深深契合的詩人之心直接投射到另一番情景中。

        從風急天高到渚清沙白便是全詩第一個節奏,在動靜交疊之際呈現出江天一體的深刻和諧的自然節奏,而這種節奏也恰恰是詩人內心深處胸懷激蕩又渴望平靜的深刻的內在節奏的曲折的投射。當然,這種讓人嘆為觀止的節奏絕不是詩人刻意為之的節奏,而是老去渾漫與后融入詩人生命運動本身的下意識節奏。

        緊接著杜甫寫下了《登高》中最膾炙人口廣為傳頌的一句話: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渚清沙白,盡在眼底,飛鳥徘回,舉目可及,似乎詩人的心情也因此從天風浩蕩的激越中平靜下來,但是這種平靜不是一種簡單的反彈和平庸的失落,繼之而起的深沉的壓抑感更是讓這種悠揚的平靜生出一種一默如雷的深邃感和震撼力。無邊落木,蕭然飄落,道盡了秋意遮天蔽日的蒼涼,不盡長江,滾滾而來,道盡了世事蹉跎的滄桑,在盡在眼底舉目可及之間,無邊不盡陡然而出,直如異軍突起,讀來不由自主隨著詩人一同擴大其心胸,開闊其眼界,不由自主痛感營營小我之渺小,滔滔物議之微不足道。

        詩人無意片面描摹自然景觀之龐然大象,而是要在壯懷激烈的昂揚主觀中尋找自然萬象與內心的契合點,這種自我的悲劇意識的彰顯突出體現在這個“來”字上。這個“來”字是一個完整充分的主觀視角,將天地萬象與個人主觀緊密聯系在一起,并通過個人主觀將天地萬象攝收在主觀之心中,這個心便是天人合一的大心,而非蠅營狗茍的小心,這個心便是可以容納滄桑物易世事悲涼的千古同心,這個心便是可以承載苦難面對災難躬行艱難而不輕言畏難的堅忍不拔的深深扎根于現實主義的偉大詩心。正是這樣一個心將《登高》這個普通的悲秋題材熔鑄成一個驚天動地燭照千古的激昂悲壯的偉大詩篇。詩人不是遠眺無邊落木飄落,俯瞰無盡長江東流,一個“來”字,便是無邊落木盡入懷抱,無盡長江流瀉心田,這種頂天立地的自覺,這種容天納地的闊大胸襟,使全詩煥然生色,不僅空前,亦復絕后,成為百代千古七律最為第一的絕筆。

         當然,這種盡收天地萬象的偉大詩心,并非一味收納容攝的“貪婪”,而是吐納自如的揮灑奔放。從萬里悲秋中,我們看到了那磅礴大氣的噴放與張揚。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專寫此心此身,心是悲秋心,身是多病身,但是身的有崖與心的無限再一次彰顯了詩人的偉大與堅貞不屈,百年極言其去日無多,多病極言其每況愈下,但如此情形,其心不侮,尤心系萬里,志念悲秋,恢宏氣魄卓然大度不可一言以蔽之。流寓之客,多病之身,尤不能困厄這雄奇壯烈的詩心,江天浩蕩,萬里間關,詩人的情愫依然深沉宏大,恢宏鼓蕩。登臺一望,雖然也是故國千里的蒼涼感慨,去國懷鄉的憂思浩嘆,岌岌乎去日無多的絕望孤寂,但無一能遮蔽洋洋乎萬里悲秋的天地詩心。

        在此我們有必要著重提一下全詩的第二個節奏,那就是不盡長江滾滾來與萬里悲秋常作客之間的節奏。滾滾來將天地萬象攝收于心中,萬里悲秋卻形成噴薄而出的聲勢和氣魄,這一收一放之間的節奏,其感染力尤勝于風急天高與渚清沙白那一動一靜之間的節奏。一收一放之間,近乎一張一弛的文武之道,張則天地萬象盡在胸臆,弛則壯懷悲情揮瀉萬里,吞吐之間,八荒千古,任意為之。正是收攝的壯大,鋪墊出噴發的聲勢,正是無邊落木與不盡長江的盡歸胸臆,蓄積出萬里悲秋的浩蕩襟懷。這收放張弛的節奏將頷聯和頸聯緊密地陶鑄在一起,既揮灑自如縱橫不羈,又凝煉有力渾然一體。反觀后學者,為律詩者大有人在,其頷頸二聯不是局促逡巡于井蛙之域就是放任汗漫于烏有之鄉,或復言疊意,或不知所云,面對先賢,能無愧乎?

        杜甫人稱詩之圣者,不能忘俗正是其赤子之心。昊天無極,秋高萬里,長風鼓蕩,江流千古,病身百年,客寓無期,凡此種種,都不曾磨滅詩人激情鼓蕩的詩心,最后詩人還是以其本色道盡了登高悲秋的苦衷與心曲。艱難苦恨,詞短意長,既有身世飄蓬的苦悶,更有國事艱難的悵恨,繁雙鬢正道盡了詩人半生憂國憂民的內心苦難和亙古悲情。這里詩人并未把世事艱難與身心苦恨區分開來,而是混為一談同作為繁雙鬢的根源,從中我們似乎也略微可見,詩人的憂國憂民的憂思與喪亂無依的個人感遇已經水乳交融,混為一體,正如其賦詩運筆的老去渾漫與一般,他的愛國憂世的圣人之心也不再是主觀能動的表現,而成為一種血脈交融的自然流露。這也許就是艱難苦恨繁雙鬢之詞短意長之最意味深長處吧?它不只是點明登高悲秋的題眼,也是詩人一生人事蹉跎與文字光榮的蓋棺式的寫照。

        當然,最耐人尋味的還是全詩最后一句。這一句與上一句勢成流水,而又對偶頗工。早年我曾為潦倒所惑,以為是詩人刻意渲染自己的愁苦艱難,因此以為是全篇瑕疵。后來得知當時杜甫因肺病剛剛戒酒,新停濁酒杯云云是近乎白描的直書境遇,便對此句有了新的認識。如果說前六句激昂震動,勢隱風雷,第七句微言大義,以國運身世為憾,寄意深遠,都曾一見之下便深深地震撼了我,那么這一句清新自然,率真質樸,實在不是當初少年如我能夠深切體會的。在艱難苦恨繁雙鬢的蕭索中,不得不因病戒酒,想要借酒澆愁也不可得,這個純粹個人性的缺憾,看似微不足道,但可能是一個人暮年絕望感傷中的最大甚至全部慰籍,這中間的談言微中舉重若輕,無限悲涼,曲筆為之,盡在環中,實在是讓人氣奪。

        況且秋高萬里,落木無邊,傷時憂世,困病纏身,凡此種種,詩人慨以當慷,揮灑義氣,志出八荒之表,神游六合之外,昂然舉首頂天立地,吞吐天地的氣魄胸襟,去日無多,尤不忘國難之傷,幾近乎超人,突然轉而為一杯酒感嘆,平實親切,自然真摯,既沒有堂堂大言的矜夸,也沒有飄飄高世的自許,而是一個平常的多病老人。這婉轉跌宕的收筆,不更顯得六句奔雷之勢一句黍離之情的難能可貴嗎?不更顯得偉大的詩心生自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常人的驚心動魄與一往情深嗎?這一句想要喝酒不可得的慨嘆,宛如劫火度盡后的山青水碧,輪回出落后的鼻直眼橫一般,每讀一次都讓我深深地感動,每讀一次都讓我重新品味太白固不可及,至如少陵又何嘗可及的絕望慨嘆。

        這就是《登高》,或者更確切地說這就是我對《登高》的理解。其實這也是一些點滴之見,我想對《登高》而言還有很多可說,但我才學見識有限,也只能言盡于此了。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將要輟筆,我不免又想起那個老掉牙的稱謂,人言太白為詩中之仙,少陵為詩中之圣。后人大多認為太白奔放肆意,飄逸無端,實不可學;少陵信實厚重,出落有據,且積跬步以至千里,可從而學。但學者多肢解少陵,黃山谷“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略得其骨,陸放翁“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幾近其容,其他或亦有可觀,但總的說來據皮毛之士林比,得神韻之人全無。何以如此?大概因為仙可修不可求,圣可法不可師,一窺門徑,便落環中。就像《登高》這樣的詩篇,又豈是可隨便拿來學習的?

       

      【點評】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唐代大詩人,我國古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杜甫一生屢受挫折,生活窘迫,晚年病死在去湘江途中。

        《登高》寫于大歷二年(公元767年)。當年杜甫居住在夔州,在九月九日重陽節那天,詩人登高遠眺有感,遂寫本詩。

        前四句重點是寫景,但景中亦含情。

        開篇“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便從細微之處著眼,描繪了詩人的所見、所聞、所感覺到的具體景物。在這兩句詩中詩人排列了   “風”、“天”、“猿”、“渚”、“沙”、“鳥”   六種自然事物,每種事物后邊都用一個字或詞巧妙恰當地加以形容,“風疾”、“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這兩句詩雖然沒有一句寫登高,也沒有一個字點名秋天這一季節,但句句不離登高,字字飽蘊秋意。沒有秋,便不會有“風疾”、“天高”和“猿嘯哀”的所感;不登高,便不會有“渚清”、“沙白”和“鳥飛回”的所見。詩人將這多種物象組合起來,構成一幅立體的空間畫面,一幅縈繞著悲涼蕭瑟氣氳的畫面,流露了詩人心中無限凄涼。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詩人在這里從大處落筆,寫登臨高處所見到的兩大壯觀景象,猶如影視技術的特寫鏡頭,在讀者腦海中形成壯闊無邊,波濤洶涌的動感畫面——無邊無際的樹葉紛紛飄落,滔滔的長江之水波濤洶涌,滾滾而來。不僅壯觀,更顯大氣磅礴。這里如同前兩句一樣,依然沒有提到季節與登高,然而“無邊落木蕭蕭下”是非深秋季節所能有的,“不盡長江滾滾來”也是非登高所能觀賞和感受到的。此外,“落木蕭蕭”、“長江滾滾”又和前兩句的“風急天高”、“渚清沙白”遙相呼應,承接而來,足見詩人構思之高妙。這兩句雖然仍然是在寫景,但那“無邊”的“落木” ,“滾滾”東流的“長江”之水,卻飽含著詩人強烈的思想感情,是詩人浩茫心事的真實寫照。以上四個寫景的詩句,構成了詩人登高時所見所聞所感的整體畫面,而這個整體畫面恰恰為下文抒發詩人的感情設置了一個典型的大的環境背景。

        后四句重點在于抒情,但情中又寓景。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兩句由前面的明寫景物暗含抒情,轉為直接抒情,暗中寫景。上句寫詩人思鄉、悲秋和飄零他鄉的客旅身世。“萬里”,極言思鄉情切。“悲秋”,秋季“落木蕭蕭”的景象出發了詩人身世飄零的悲嘆。“作客”,是說身為他鄉游子,舉目無親,不得與家人團聚的思親之愁。又用一“常”字加以修飾,極言“作客”他鄉時間之長久,更見思鄉思親之情切。詩人滿腹愁苦都緊扣眼前的秋景,可見抒情中暗合秋景的描繪。“百年”,極言年老。“多病”,體弱多病,而更有憂國憂民之痛。“登臺”,這是詩中點題之處,登高則能望遠,然而登上高處的所見所聞又都是凄涼的景象,非但沒能令詩人心曠神怡,反而更勾起心靈深處的哀痛,更何況還是“獨”自一人去“登臺”呢?這一個“獨”字更顯其孤獨的處境。這兩句詩,細致傳神地描畫出了詩人此時的自我形象,難怪后人千古傳送。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進一步抒發詩人內心無盡的“苦恨”,暗中再次點明久久重陽登高之事。“艱難”,一是身世的艱難,坎坷,另一是國事和民生的艱難,詩人此時的感情,并不局限于個人的愁苦上。“霜鬢”,即白發,是由“苦恨” 所致,在著一“繁”字,則更顯“苦恨”之情日深。“潦倒”,指體衰多病,愁腸百結,極言心中的愁悶。詩人本已年老體衰多病,卻又加上長久在“萬里”他鄉“作客”,心中無限愁悶。適逢重陽,本想登高消愁,看見的確實滿目秋色,結果是愁上加愁,悲苦之情又平添了許多。此景此情,詩人怎能不想起以酒消愁呢?然而卻“新停濁酒杯”,因病剛剛戒酒。在這里,詩人的心境與眼前的景色完全交融在一起了,景中有情,情中有景,表達了詩人登高時的感懷,也構成了前四句所描寫的典型環境中的典型感受。

        作品意境渾厚感人,語言凝練含蓄,格律工穩嚴整,達到了思想性與藝術性的高度統一。

       

      【作者介紹】

        杜甫(712—770),字子美,祖籍襄陽(今湖北襄樊),出生于鞏縣(今屬河南)。早年南游吳越,北游齊趙,因科場失利,未能考中進士。后入長安,過了十年困頓的生活,終于當上看管兵器的小官。安史之亂爆發,為叛軍所俘,脫險后赴靈武見唐肅宗,被任命為左拾遺,又被貶為華州司功參軍。后來棄官西行,客居秦州,又到四川定居成都草堂。嚴武任成都府尹時,授杜甫檢校工部員外郎的官職。一年后嚴武去世,杜甫移居夔州。后來出三峽,漂泊在湖北、湖南一帶,死于舟中。杜甫歷經盛衰離亂,飽受艱難困苦,寫出了許多反映現實、憂國憂民的詩篇,詩作被稱為“詩史”;他集詩歌藝術之大成,是繼往開來的偉大現實主義詩人。

        杜甫善于運用古典詩歌的許多體制,并加以創造性地發展,他是漢樂府詩體的開路人,他的樂府詩,促成了中唐 時期新樂府運動的發展。他的五七古長篇,亦詩亦史,展開鋪敘,而又著力于全篇的回旋往復,標志著我國詩歌藝術的高度成就。杜甫在五七律上也表現出顯著的創造性,積累了關于聲律、對仗、煉字煉句等完整的藝術經驗,使這一體裁達到完全成熟的階段。

        杜甫(公元712—公元770),字子美,詩中常自稱少陵野老。他出生在襄陽(河南鞏縣)的一個“奉儒守官”的地主家庭,祖父杜審言是武則天時著名詩人,父閑曾為兗州司馬和奉天縣令,因此他也享有不納租稅,不服兵役等特權。但他一生經歷坎坷。

        他七歲開始吟詩,“讀書破萬卷”、“群書萬卷常暗誦”為他的創作準備了充分的條件。

        他二十歲起,開始了先南游吳越,后游齊趙。十年壯游期間,他飽覽了祖國的名山大川,不僅充實了他的生活,也開闊了他的視野和心胸,使他早期詩歌也帶有相當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

        唐玄宗天寶五年(公元746),三十五歲的杜甫來到長安,第二年他參加了由唐玄宗下詔的應試,由于奸臣李林甫從中作梗,全體應試者無一人錄取。從此進取無門,過著“朝扣富兒門,暮隨肥馬塵”的屈辱生活。這也使他看到了下層人民的痛苦和統治階級的罪惡,從而寫出了《兵車行》、《麗人行》、《赴奉先詠懷》等現實主義杰作。

        直到天寶十四年(公元755),才得到“右衛率府兵曹參軍”一職,負責看管兵甲倉庫。同年,“安史之亂”爆發,此時杜甫正在奉先(陜西蒲城)探家。第二年他把家屬安頓在富縣羌村(陜西境內),只身投奔在靈武(甘肅。┘次坏拿C宗。途中被叛軍所俘,押到淪陷后的長安,這期間他親眼目睹了叛軍殺戮洗劫的暴行和百姓的苦難。直到至德二年(公元757)四月,他才冒險逃到肅宗臨時駐地 鳳翔(陜西省鳳翔縣),授官左拾遺。不久因上疏救房琯,被貶為華州司功參軍。從此他屢遭貶斥,更深入地了解了百姓的疾苦。耳聞目睹的社會現實,為他創作《春望》、《哀江頭》、《北征》和“三吏”、“ 三別” 等提供了素材,并使他的詩達到了現實主義高峰。

        “滿目悲生事,因人作遠游。”公元759年,他拋官棄職,舉家西行,幾經輾轉,最后到了成都,在嚴武等人的幫助下,在城西浣花溪畔,建成了一座草堂,世稱“杜甫草堂”, 也稱“浣花草堂”。 后被嚴武薦為節都,全家寄居在四川奉節縣。兩年后,離開奉節縣到江陵、衡陽一帶輾轉流離。唐代宗大歷五年(770),詩人病死在湘江的一只小船中。在他最后漂泊西南的十一年間,他雖過著“生涯似眾人” 的生活,但卻寫了《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聞官軍收河南河北》、《秋興》、《歲晏行》等一千多首詩。

       

      【英漢對照】

      登高

      杜甫

      風急天高猿嘯哀, 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 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獨登臺。

      艱難苦恨繁霜鬢, 潦倒新停濁酒杯。

       

      A LONG CLIMB

      Du Fu

      In a sharp gale from the wide sky apes are whimpering,

      Birds are flying homeward over the clear lake and white sand,

      Leaves are dropping down like the spray of a waterfall,

      While I watch the long river always rolling on.

      I have come three thousand miles away. Sad now with autumn

      And with my hundred years of woe, I climb this height alone.

      Ill fortune has laid a bitter frost on my temples,

      Heart-ache and weariness are a thick dust in my wine.

      ------分隔線----------------------------
      熱點內容

      唐詩宋詞精選 Copyright © 2008-2018 習古堂國學網(www.zhaopin66.com) 版權所有 浙ICP備08111548號
      彩51官网app
      <big id="n4epk"><listing id="n4epk"><em id="n4epk"></em></listing></big>

      <var id="n4epk"></var>

      <rp id="n4epk"></rp>
      <em id="n4epk"><acronym id="n4epk"></acronym></em>
    2. <rp id="n4epk"></rp>
        <em id="n4epk"></em>
      1. <rp id="n4epk"><acronym id="n4epk"></acronym></rp>

        <dd id="n4epk"></dd>

        亳州 | 吴忠 | 荆门 | 澄迈 | 漯河 | 吕梁 | 临海 | 保亭 | 和田 | 保山 | 大庆 | 哈密 | 平凉 | 桓台 | 沭阳 | 大理 | 韶关 | 泰兴 | 霍邱 | 漯河 | 中卫 | 吕梁 | 乌兰察布 | 锡林郭勒 | 灌南 | 白银 | 厦门 | 肇庆 | 长垣 | 海南 | 湘潭 | 保定 | 漳州 | 迪庆 | 南安 | 钦州 | 甘孜 | 河池 | 淮北 | 晋江 | 上饶 | 景德镇 | 巴彦淖尔市 | 任丘 | 靖江 | 灌南 | 吉林 | 基隆 | 乐清 | 唐山 | 汉中 | 日喀则 | 温州 | 乌兰察布 | 武安 | 甘肃兰州 | 泰州 | 莱州 | 庆阳 | 黄石 | 漯河 | 海丰 | 东海 | 扬中 | 汉中 | 高密 | 通化 | 平凉 | 泰安 | 莱州 | 曲靖 | 通辽 | 大丰 | 丽江 | 舟山 | 庄河 | 益阳 | 克孜勒苏 | 汕头 | 台州 | 阳春 | 锡林郭勒 | 鄂尔多斯 | 保定 | 燕郊 | 汉川 | 汝州 | 东台 | 泗洪 | 河源 | 东台 | 贵州贵阳 | 永新 | 朔州 | 乐平 | 孝感 | 贵州贵阳 | 资阳 | 通化 | 淄博 | 长治 | 六安 | 三河 | 赣州 | 四川成都 | 阳江 | 阿勒泰 | 长治 | 吴忠 | 东阳 | 桐乡 | 黑河 | 山东青岛 | 单县 | 东莞 | 江西南昌 | 吐鲁番 | 莱芜 | 衡水 | 诸暨 | 五家渠 | 嘉兴 | 哈密 | 漯河 | 柳州 | 绍兴 | 文昌 | 灵宝 | 沭阳 | 衡阳 | 邵阳 | 宣城 | 莒县 | 宜昌 | 漯河 | 张家界 | 南京 | 琼中 | 禹州 | 黔东南 | 宣城 | 葫芦岛 | 酒泉 | 湘潭 | 广西南宁 | 巴音郭楞 | 台北 | 黄山 | 遵义 | 神农架 | 济源 | 阿克苏 | 通辽 | 吕梁 | 汉川 | 吉林长春 | 焦作 | 攀枝花 | 甘孜 | 宜昌 | 铜川 | 伊春 | 南通 | 玉溪 | 保定 | 湛江 | 济宁 | 忻州 | 儋州 | 连云港 | 和县 | 汝州 | 梧州 | 万宁 | 伊春 | 开封 | 宣城 | 台州 | 乐山 | 青海西宁 | 邵阳 | 汕尾 | 延边 | 曹县 | 丽江 | 大丰 | 定西 | 广州 | 朔州 | 莒县 | 河北石家庄 | 徐州 | 西双版纳 | 苍南 | 阳泉 | 大庆 | 廊坊 | 涿州 | 安庆 | 抚州 | 新沂 | 攀枝花 | 赤峰 | 崇左 | 陕西西安 | 茂名 | 肥城 | 承德 | 扬中 | 广元 | 澳门澳门 | 恩施 | 邹平 | 吉林长春 | 菏泽 | 四平 | 宿州 | 枣庄 | 青海西宁 | 项城 | 荆门 | 霍邱 | 偃师 | 宁波 | 香港香港 | 林芝 | 临夏 | 淄博 | 单县 | 芜湖 | 七台河 | 雅安 | 湖州 | 义乌 | 中山 | 江门 | 伊犁 | 宁波 | 南平 | 贺州 | 黄山 | 永州 | 鹤岗 | 宜都 | 荆门 | 晋中 | 深圳 | 柳州 | 保山 | 玉环 | 中卫 | 百色 | 焦作 | 三明 | 阳江 | 东莞 | 惠东 | 泗洪 | 咸宁 | 汕尾 | 开封 | 神木 | 贺州 | 鄢陵 | 渭南 | 株洲 | 公主岭 | 乌海 | 鹤岗 | 中山 | 怒江 | 鹤壁 | 湛江 | 昆山 | 乌兰察布 | 澄迈 | 武夷山 | 大兴安岭 | 盐城 | 临猗 | 七台河 | 长治 | 眉山 | 潜江 | 阿里 | 绥化 | 菏泽 | 辽源 | 库尔勒 | 惠州 | 神农架 | 唐山 | 克拉玛依 | 塔城 | 巴音郭楞 | 盐城 | 甘孜 | 大庆 | 台南 | 兴安盟 | 南阳 | 神农架 | 平顶山 | 鄂州 | 玉环 | 平潭 | 濮阳 | 承德 | 葫芦岛 | 白城 | 马鞍山 | 荆州 | 本溪 | 哈密 | 吐鲁番 | 天长 | 抚顺 | 新疆乌鲁木齐 | 云浮 | 昌吉 | 阿拉善盟 | 商丘 | 海拉尔 | 本溪 | 咸宁 | 德清 | 兴安盟 | 长葛 | 姜堰 | 阿里 | 澳门澳门 | 图木舒克 | 连云港 | 博尔塔拉 | 桐乡 | 陕西西安 | 吉安 | 河池 | 新沂 | 燕郊 | 泗阳 | 潜江 | 南京 | 台南 | 燕郊 | 黄南 | 佛山 | 自贡 | 慈溪 | 迁安市 | 屯昌 | 禹州 | 甘肃兰州 | 陕西西安 | 防城港 | 晋中 | 定西 | 南通 | 滕州 | 汝州 | 咸宁 | 兴安盟 | 河源 | 南京 | 澄迈 | 五指山 | 宝应县 | 临海 | 黔南 | 文山 | 伊犁 | 龙口 | 惠州 | 厦门 | 宜昌 | 东方 | 龙岩 | 湖南长沙 | 乐山 | 扬中 | 文山 | 黄冈 | 曹县 | 山南 | 遵义 | 蓬莱 | 驻马店 | 宜春 | 单县 | 周口 | 枣庄 | 武威 | 甘南 | 韶关 | 安庆 | 江门 | 泰兴 | 上饶 | 保亭 | 上饶 | 项城 | 金坛 | 日喀则 | 东莞 | 吐鲁番 | 阿坝 | 保定 | 寿光 | 阜阳 | 南平 | 楚雄 | 肥城 | 达州 | 哈密 | 南充 | 湖州 | 曲靖 | 崇左 | 宜春 | 湖南长沙 | 肥城 | 清徐 | 雄安新区 | 澄迈 | 柳州 | 诸暨 | 凉山 | 广州 | 牡丹江 | 阿勒泰 | 迁安市 | 济南 | 永康 | 鞍山 | 荆州 | 永康 | 芜湖 | 惠州 | 临海 | 德清 | 宜春 | 张北 | 海拉尔 | 荣成 | 任丘 | 克拉玛依 | 永州 | 溧阳 | 保定 | 那曲 | 和田 | 甘南 | 鸡西 | 涿州 | 景德镇 | 莒县 | 灵宝 | 龙口 | 烟台 | 改则 | 抚州 | 阿克苏 | 简阳 | 株洲 | 广西南宁 | 宜春 | 辽阳 | 九江 | 沛县 | 南平 | 宣城 | 甘孜 | 屯昌 | 铁岭 | 广西南宁 | 平潭 | 内江 | 醴陵 | 吉安 | 六安 | 宁波 | 淄博 | 仙桃 | 白沙 | 伊春 | 衡阳 | 白银 | 朝阳 | 金华 | 珠海 | 日喀则 | 阜阳 | 五指山 | 长治 | 三明 | 资阳 | 定西 | 开封 | 杞县 | 许昌 | 蚌埠 | 博罗 | 五家渠 | 保定 | 新余 | 沛县 | 临汾 | 莒县 | 萍乡 | 海东 | 海安 | 运城 | 枣阳 | 潍坊 | 武安 | 甘肃兰州 | 宁德 | 攀枝花 | 忻州 | 赣州 | 自贡 | 山东青岛 | 宿迁 | 诸暨 | 六安 | 松原 | 内江 | 泗洪 | 海西 | 铜陵 | 新余 | 承德 | 白沙 | 安庆 | 烟台 | 苍南 | 阳江 | 和田 | 保定 | 桐乡 | 黄石 | 东海 | 曹县 | 潜江 | 梧州 | 威海 | 日喀则 | 酒泉 | 浙江杭州 | 台南 | 阿拉善盟 | 襄阳 | 湖州 | 五家渠 | 江西南昌 | 宁波 | 章丘 | 盐城 | 桓台 | 黑河 | 惠州 | 红河 | 仁怀 | 吉林 | 锦州 | 澳门澳门 | 安吉 | 海丰 | 周口 | 德阳 | 山南 | 江门 | 保亭 | 吉安 | 邢台 | 包头 | 许昌 | 锡林郭勒 | 石狮 | 巢湖 | 阿克苏 | 抚州 | 湛江 | 淮安 | 公主岭 | 嘉峪关 | 昭通 | 汝州 | 衡阳 | 南京 | 四平 | 寿光 | 文山 | 眉山 | 德清 | 鄂尔多斯 | 荆州 | 象山 | 抚州 | 长葛 | 和县 | 兴化 | 德州 | 济南 | 白山 | 周口 | 沛县 | 黑河 | 运城 | 扬中 | 和县 | 台湾台湾 | 金坛 | 岳阳 | 铜仁 | 荣成 | 江西南昌 | 黄冈 | 日照 | 汉川 | 桂林 | 如皋 | 辽宁沈阳 | 仁怀 | 萍乡 | 江门 | 海南海口 | 肇庆 | 正定 | 攀枝花 | 河源 | 威海 | 宣城 | 汉中 | 漳州 | 松原 | 江门 | 芜湖 | 台北 | 丹阳 | 东阳 | 喀什 | 怒江 | 运城 | 阿坝 | 湖州 | 台湾台湾 | 温州 | 阿拉尔 | 白山 | 保亭 | 宁德 | 黄冈 | 云南昆明 | 阿拉善盟 | 苍南 | 抚州 | 大连 | 嘉善 | 大庆 | 余姚 | 余姚 | 明港 | 通辽 | 邳州 | 杞县 | 池州 | 仙桃 | 灵宝 | 德阳 | 中山 | 塔城 | 仁怀 | 焦作 | 贵港 | 新乡 | 甘肃兰州 | 台中 | 瑞安 | 松原 | 莒县 | 临海 | 茂名 | 晋城 | 江苏苏州 | 肇庆 | 阿拉善盟 | 萍乡 | 荆门 | 中卫 | 乐平 | 鹰潭 | 遂宁 | 济南 | 攀枝花 | 邳州 | 德州 | 滨州 | 防城港 | 滕州 | 临汾 | 克拉玛依 | 阿拉善盟 | 乌兰察布 | 嘉峪关 | 乌海 | 黄南 | 朝阳 | 江苏苏州 | 台中 | 吕梁 | 潜江 | 阿坝 | 邹城 | 阿勒泰 | 韶关 | 池州 | 北海 | 三明 | 云浮 | 如皋 | 红河 | 淮北 | 广饶 | 攀枝花 | 新沂 | 遵义 | 汕头 | 扬州 | 石河子 | 吉林 | 儋州 | 廊坊 | 蚌埠 | 乐平 | 景德镇 | 禹州 | 嘉善 | 鹰潭 | 新疆乌鲁木齐 | 乌兰察布 | 张掖 | 赣州 | 博尔塔拉 | 淮安 | 白沙 | 海丰 | 德宏 | 怒江 | 商丘 | 如皋 | 淮安 | 白沙 | 景德镇 | 日喀则 | 鄢陵 | 常州 | 荣成 | 醴陵 | 潮州 | 大连 | 湘西 | 湖北武汉 | 营口 | 燕郊 | 张家口 | 昌吉 | 灌南 | 姜堰 | 秦皇岛 | 双鸭山 | 湛江 | 天门 | 贺州 | 乌海 | 延边 | 娄底 | 铜仁 | 任丘 | 烟台 | 偃师 | 兴安盟 | 运城 | 高密 | 舟山 | 天水 | 承德 | 昭通 | 黑河 | 扬州 | 常德 | 扬州 | 临沂 | 兴安盟 | 汉川 | 邯郸 | 广元 | 江门 | 项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枣阳 | 吐鲁番 | 澳门澳门 | 泉州 | 海丰 | 邯郸 | 大兴安岭 | 株洲 | 大庆 | 延安 | 江西南昌 | 白城 | 丽水 | 牡丹江 | 榆林 | 海安 | 诸城 | 山东青岛 | 临猗 | 济源 | 抚州 | 东营 | 无锡 | 咸阳 | 漳州 | 呼伦贝尔 | 白城 | 焦作 | 保定 | 黄石 | 霍邱 | 汕尾 | 阿拉尔 | 宜都 | 百色 | 兴化 | 三河 | 潮州 | 荣成 | 海南海口 | 改则 | 白城 | 乳山 | 赣州 | 东莞 | 威海 | 临汾 | 汉川 | 三亚 | 克拉玛依 | 孝感 | 甘南 | 乌海 | 嘉兴 | 定西 | 承德 | 巢湖 | 大庆 | 神农架 | 辽阳 | 安庆 | 襄阳 | 牡丹江 | 林芝 | 西藏拉萨 | 晋江 | 晋中 | 吉安 | 莱州 | 阜阳 | 三明 | 阜阳 | 琼海 | 喀什 | 宜都 | 克孜勒苏 | 桐城 | 贵州贵阳 | 巴音郭楞 | 昌都 | 广饶 | 宜春 | 章丘 | 临汾 | 吴忠 | 辽宁沈阳 | 咸宁 | 黄石 | 海安 | 铜陵 | 濮阳 | 荆门 | 任丘 | 忻州 | 信阳 | 潜江 | 昌吉 | 襄阳 | 昌吉 | 衢州 | 来宾 | 通辽 | 博罗 | 东台 | 阿里 | 迪庆 | 湛江 | 高密 | 四川成都 | 沭阳 | 泰兴 | 孝感 | 永康 | 赤峰 | 宜昌 | 安吉 | 湛江 | 玉林 | 济源 | 驻马店 | 定西 | 新泰 | 镇江 | 海南海口 | 张北 | 晋城 | 阿坝 | 安徽合肥 | 营口 | 焦作 | 六盘水 | 广州 | 曹县 | 桐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乌海 | 林芝 | 深圳 | 丹东 | 中卫 | 白山 | 神农架 | 宁夏银川 | 海南 | 林芝 | 大丰 | 金昌 | 莒县 | 阿坝 | 榆林 | 鄂尔多斯 | 图木舒克 | 娄底 | 保亭 | 宁德 | 四平 | 大理 | 张家界 | 新疆乌鲁木齐 | 清远 | 博罗 | 长葛 | 德州 | 通辽 | 天长 | 随州 | 泗洪 | 江门 | 赣州 | 白城 | 运城 | 文昌 | 衢州 | 泗洪 | 丽江 | 泰兴 | 石嘴山 | 吐鲁番 | 潜江 | 阿拉尔 | 新沂 | 巴彦淖尔市 | 果洛 | 东海 | 基隆 | 安吉 | 宝鸡 | 锡林郭勒 | 丹阳 | 杞县 | 宜春 | 锡林郭勒 | 吐鲁番 | 江苏苏州 | 铜川 | 汝州 | 大兴安岭 | 济宁 | 鸡西 | 燕郊 | 扬州 | 伊春 | 基隆 | 洛阳 | 邵阳 | 铜陵 | 河池 | 阜阳 | 陕西西安 | 惠东 | 长垣 | 中卫 | 锡林郭勒 | 克拉玛依 | 荆州 | 乐山 | 文山 | 临沧 | 本溪 | 昆山 | 宜都 | 台南 | 巴音郭楞 | 沛县 | 永新 | 玉环 | 赵县 | 德州 | 延安 | 中卫 | 广西南宁 | 来宾 | 万宁 | 定州 | 百色 | 伊春 | 大丰 | 云南昆明 | 阳江 | 德宏 | 延边 | 徐州 | 台山 | 永州 | 吉林 | 海宁 | 长葛 | 甘孜 | 仁寿 | 迪庆 | 屯昌 | 凉山 | 邳州 | 浙江杭州 | 安阳 | 徐州 | 肥城 | 荣成 | 梧州 | 和县 | 三河 | 沧州 | 茂名 | 如皋 | 贺州 | 保山 | 海丰 | 和县 | 蚌埠 | 宜宾 | 通辽 | 雄安新区 | 甘孜 | 海门 | 台州 | 湘西 | 天水 | 启东 | 燕郊 | 赣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