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n4epk"><listing id="n4epk"><em id="n4epk"></em></listing></big>

<var id="n4epk"></var>

<rp id="n4epk"></rp>
<em id="n4epk"><acronym id="n4epk"></acronym></em>
  • <rp id="n4epk"></rp>
      <em id="n4epk"></em>
    1. <rp id="n4epk"><acronym id="n4epk"></acronym></rp>

      <dd id="n4epk"></dd>

      登幽州臺歌·陳子昂|注釋|翻譯|賞析|講解

      【作品簡介】

        《登幽州臺歌》由陳子昂創作,被選入《唐詩三百首》。作者具有政治見識和政治才能,他直言敢諫,但沒有被武則天所采納,屢受打擊,心情郁郁悲憤。詩寫登上幽州的薊北樓遠望,悲從中來,并以“山河依舊,人物不同”來抒發自己“生不逢辰”的哀嘆。語言奔放,富有感染力。在藝術表現上,前兩句是俯仰古今,寫出時間的綿長;第三句登樓眺望,寫空間的遼闊無限;第四句寫詩人孤單悲苦的心緒。這樣前后相互映照,格外動人。句式長短參錯,音節前緊后舒,這樣抑揚變化,互相配合,大大增強了藝術感染力。 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陳子昂《登幽州臺歌》: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

       

      【原文】

        《登幽州臺歌

        作者:陳子昂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

       

      【注解】:

      (1)幽州臺:即薊北樓,故址在今北京市大興。燕昭王為招納天下賢士而建。

      (2)前:向前看。

      (3)古人、來者:那些能夠禮賢下士的賢明君主。指:燕昭王

      (4)念:想到。

      (5)悠悠:形容時間的久遠和空間的廣大。

      (6)愴然:悲傷的樣子。愴(chuàng 創)然:凄傷的樣子。

      (7)涕:古時指眼淚,此指流淚。涕下:流眼淚。

       

      韻譯】:

      先代的圣君,我見也沒見到,后代的明主,要等到什么時候?
      想到宇宙無限渺遠,我深感人生短暫,獨自憑吊,我涕淚縱橫凄惻悲愁!

       

      【講解】:

        這就是陳子昂登《幽洲臺歌》的原文。這首詩曾被譽為初唐詩歌之絕唱,是陳子昂的重要代表作之一。它的這四句詩從語言、文字上沒什么障礙。大意是,往前看看不到古人,往后瞧瞧不見后來的人。天地宇宙茫茫無垠,遼闊無邊,自己孑然一身、無限孤獨,禁不住傷感地流下了眼淚。不過這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但這首詩能成為初唐詩壇之絕唱,為歷代所傳誦,決不是這樣簡單的意思,而是有著更為深刻、豐富的含義,更為復雜的心情和豐富的余蘊的。那么它的真正含義是什么呢?這得結合陳子昂的經歷、詩歌主張及創作實踐加以探究。

        陳子昂生活于初唐向盛唐過渡的年代,他出生于富豪之家,受家庭影響,“始以豪家子,馳使俠氣”(盧藏用:《陳氏別傳》)。他年青時向往著那仗義勇為,打抱不平的俠義之氣,而且為人能伸張正氣,常常義氣用事;后來自己閉門謝客,在家研讀經史。陳子昂不光是詩人,而且是位政治家,由于他在政治上敢于堅持自己的主張,敢于直言,敢于犯上直諫,多次上書皇帝指問政事,指陳時弊;因而屢遭排斥打擊,曾兩次從軍出塞。才華不得施展,最后終于被酷吏誣陷死在獄中,時年四十二歲。

        陳子昂不僅詩歌創作豐富,在詩歌理論上也很有建樹。他在初唐詩壇的出現,標志著唐詩發展走上了健康的道路,他以自己的詩歌理論主張和創作的實踐,相當準確地反映了唐詩發展的趨勢。在《與東方左史虬修竹篇序》中,陳子昂全面地表達了他的詩歌理論主張,他提倡“漢魏風骨”、“興寄”,反對齊梁間那種“采麗竟繁”、“興寄都絕”的“逶迤頹靡”詩風,希望能再現“正始之音”,“可使建安作者,相視而笑”的作品。陳子昂在這篇《序》中,提出“興寄”、“風骨”這樣兩個鮮明的觀點。興寄何意?孔子提出“興”,強調詩歌審美,詩美才能引起感性認識,才能寄托于美的形象里;反之,不能興寄就不能稱其為好詩。“興寄”在這里是針對六朝輕視內容,重視形式而來的。它主張寫詩要有感而發,要有政治寄托。所以陳子昂“曾暇時觀齊梁間詩,采麗竟繁,而興寄都絕,每以詠嘆。”他認為到了齊梁時,這詩的興寄也喪失了,而只是堆積詞藻,故為此而長嘆。所謂“漢魏風骨”,就是建安風骨,指漢末建安時代以曹操、曹丕、曹植為代表的一種創作傾向。主要是描寫社會動亂,反映民生疾苦,歌唱自己的理想抱負,帶有蒼勁慷慨、悲涼之氣的詩風。建安風骨是值得提倡的詩歌方向,然而“漢魏風骨,晉宋莫傳”,到了齊梁直至隋、初唐時期,宮體詩盛行,“風雅不作”,指嚴肅的文學不能夠振興,因此自己耿耿于懷。陳子昂著重從“風骨”、“興寄”提出問題,并強調把二者聯系起來,表現美的風貌,不像六朝時那樣只強調“采麗”,而是對詩歌提出了美的思想。這是要從精神實質上變革延續長達五百年浮艷頹糜詩風,在這一點上比起初唐“四杰”來,陳子昂有更高的理想和更大的魄力。如果說初唐“四杰”和陳子昂都不滿于當時的宮體詩的話,那“四杰”只是改造宮體詩,試圖從中蛻變出一種新體詩歌;而陳子昂則是根本拋棄了宮體詩,直接繼承了建安傳統,為盛唐浪漫主義詩歌開辟了道路。我們說陳子昂的理論主張,是符合文學發展趨勢的,它適應了詩歌創作中新的審美意識。它既是初唐反對綺靡文風的總結,也是對唐詩繁榮期到來的呼喚。當然我們也應看到陳子昂仍有不足之處,他一方面提出“興寄”、“風骨”,一方面對六朝詞采方面總結不夠,不注意吸取齊梁間詩的技巧上的成就,后來在李白、杜甫那里得到糾正,體現的更全面了。

        陳子昂的革新精神既反映在他的詩歌理論主張里,也體現在他的創作實踐中。代表作品《感遇》三十八首、《登幽州臺歌》等,是陳子昂詩歌主張的最好實踐。這些作品大多是有感于政事所作,有的是抒發抱負,有的是托物言志。如《感遇》三十五,對入世充滿了激情,對功業的渴望十分強烈,要想作一番大事業。“感時思報國,拔劍起篙萊”這兩句詩表現了詩人為國建功立業的雄圖大志。“蘭若生春夏”這首詩,用“歲華盡搖落,芳意競何成”這兩句結束,慨嘆美好的理想不能實現。這首詩以香草之秀色超群而又自生自滅為象征,寫自己卓然自立,卻空有才華,有芳意無成的遲暮之感;于抒寫寂莫苦悶中蘊含著強烈的入世、用世的愿望。這首詩就是他“興寄”主張在創作中的典型實踐!兜怯闹菖_歌》是他《感遇》詩之外的另一首杰作,是比《感遇詩》更為慷慨激烈的作品。一首《登幽州臺歌》成了高震唐音的干古絕唱,他的浪漫主義光芒遙遙地照亮了盛唐詩壇。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登幽州臺歌》這首詩不見于陳子昂的詩集,而是記錄在他同時代人盧藏用所寫的《陳氏別傳》里。在這本書里同時記載著這首詩的寫作背景:公元696年,建安王武攸宜奉旨東征契丹,陳子昂以右拾遺身分參加武幕府當參謀。武攸宜這個人既無韜略又忌賢妒能,容不得下級比他強。軍隊開到漁陽(今薊縣一帶),由于指揮不當前軍打了敗仗,官兵上下一片驚謊,陳子昂多次進諫并自告奮勇要求親自帶兵充當前軍,武攸宜卻因此大怒,不僅不采納他的建議,反將他貶為軍曹。陳子昂受到這樣打擊,心中非常郁悶,于是“登薊北樓,感惜樂生、燕昭之事,賦詩數首。”這里所說的“薊北樓”,即《登幽州臺歌》中的幽州臺,也叫薊丘。相傳遺址在北京德勝門外。樂生、燕昭之事,說的是這樣一個故事:戰國時代燕昭王為使燕國強盛,接受臣子郭隗的建議,在沂水的東南筑起了高臺,臺上置放黃金,招慕天下賢士,后來果然有樂毅、鄒衍等人投奔而來,他們受到了燕昭王的重用,為燕國的復興做出了很大的貢獻。陳子昂所登的薊北樓,就是燕國的故址。詩人睹物思人,自然聯想到了燕昭王禮賢下士,樂毅受到重用,為燕國建立功勛的事實。這種被稱為美談的君臣合作,使陳子昂感慨萬端,他提筆揮耗寫下了《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七首》,借歷史人物而寄托自己懷才不遇之感。寫了這幾首詩后,詩人仍然感慨未盡,乃“泫然流涕而歌曰”:“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這就是陳子昂寫這首《登幽洲臺歌》的由來。了解了這些背景我們再來讀這首詩,就會遠遠超出文字表面的意思,理解更為深廣的含義。

        這首詩前兩句十個字包含著若干層的聯想和感情的波瀾。“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是寫他登幽州臺時的視覺感受,眼睛所看到的。但在視覺的感受當中,又包含著相當復雜的時間性的聯想。“前”、“后”都是空間方位詞,“古”、“來”表時間先后的,是時間詞。怎樣從空間的感受轉移到時間的聯想,中間有一個很長的過渡,這是需要讀者借助于自己的生活經驗、藝術感受,給它加以填充的,否則就不容易理解這首詩。

        詩人登上了幽州臺遠眺,他所望到的是北方的遠山曠野,茫茫天地不見人煙,一片蕭索寂寥的景象。這種山河茫茫無垠的景象,往往給人一種永恒和無限的感受。這種對自然景象的永恒和無限感受,又往往使人產生一種生命的充實感。從這個視覺的感受,于是就聯想到了人生。山河曠野的存在,幾乎是永恒的,過去、現在和將來,一般說來總是那個樣子,變化是非常緩慢的;而人的變化卻比較快,有生又有死,因此人生是短暫的、有限的。陳子昂所登臨的地方,曾經有過一代又一代的古人,他們都以有限的生命演出過轟轟烈烈、有聲有色的、正直的、真實的“活劇”,現在那些早已不見了。此時此刻,眼前只有蒼茫遼闊一眼望不到邊的曠野,一個人也看不見,不僅沒有古人,現代人也看不到。古人的事跡不能再現了,現代人又沒有像古人那樣的偉大創造,這實在令人感到寂寞。詩人從這一般人的感慨,進而想到這是燕國的故都,自然就想到了燕昭王、樂毅這些古人的事,想到燕昭王是那樣的求賢若渴、愛護人才,那樣的知人善任,重用人才。而樂毅又是那樣有幸遇上了這樣的君主,彼此成為知已。他們君臣合力,為國家做出了重大的貢獻。這多么令人羨慕。如今這些古人已不見了,而能夠繼承燕昭王禮賢下士的人,在現實當中一個也找不到。因此,像樂毅那樣幸運的人也就不會有了。這又是多么令人惋惜呀!陳子昂為什么會產生這樣的感慨呢?這就在于他本人也是在懷才不遇之中。這就是這兩句詩的聯想。概括地說,就是從空間的視覺感受產生時間性的聯想;他從對自然的感受產生了關于人生的聯想;又從一般人生感慨,轉到對歷史和現實的感慨。從而委婉曲折地表達了他對現實的不滿和失望,表達了他空有才干、報國無門的寂寞、苦悶感。這種脫離宮廷詩狹窄浮薄的感情而從感慨人生的高度展現闊大的胸襟,是陳子昂對詩歌境界的開拓,顯現了詩歌創作中審美意識的變化,是詩風的轉變、革新,為唐詩的繁榮開辟了道路。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這十二個字是緊接上面兩句而產生的聯想,進一步抒發自己的感情。當詩人想到宇宙是這樣的廣闊,無窮無垠,時間無限,空間無限,而人生卻是那樣短暫、有限,以有限的人生面對無窮的宇宙,這是多么大的矛盾!詩人面對如此大的矛盾不由得更激發了自己強烈的渴望。他渴望什么呢?渴望自己以短促的生命,對社會、國家、人民要有所作為,有所貢獻,可是在現實生活當中卻連個知己都沒有,更不用說像燕昭王那樣識才、用才的明君了。自己枉有抱負,枉有才華而無處施展。詩人越是想到宇宙的無窮、無限,便越是渴望建功立業,但是越渴望建功立業,就越發感到孤獨寂寞。天地如此之大,抱負卻無從施展,于是強烈的希望與同樣強烈的失望,形成了無法排解的巨大憂憤、郁悶。他在這尖銳矛盾之中,不由得孤獨地流下了眼淚。這就是“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這兩句的聯想。

        總之,這首詩是對人生的思索和追求。陳子昂在這首詩里用的是瞬間感受,是在一閃念中產生的許許多多的聯想,借助這些聯想,使我們窺測到了激蕩在詩人胸中的感情波瀾,在這寂寞當中融匯著不甘寂寞的沖動;在理想受到挫折的失望之中,迸發著建功立業的渴望;在懷才不遇的感傷之中,奔涌著理想的激情。一句話,這是在理想與現實矛盾中去思索,去追求。這種利用“閃念”寫聯想,頗似今天“現代派意識流”的藝術手法了。這一切構成了陳子昂悲涼蒼勁的風格,令人激動,又令人能夠感到有一種執著于人生追求的力量。這就同六朝的宮體詩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了;同時他又是對建安風骨的繼承,但又較建安文人有更多高昂激情。詩人從感悟人生的高度表現他闊大的胸襟,在詠嘆個人命運的同時,滲透著對社會歷史的評價。這是非?少F的。這首詩之所以成為初唐詩歌的絕唱,后人稱它高震唐音,其原因就在這里吧!

       

      【點評】: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陳子昂的這首《登幽州臺歌》,雖短短二十二字,卻字字珠璣,透出了人生許多感悟和哲理,可謂千古絕唱!歷來不知有多少人為之感嘆、為之沉思,他們或從藝術魅力去研究,或從時空概念去研究,更多是從其政治遭遇去研究,然而總給人言之未盡的感覺。其實當時陳子昂寫這首詩,并不僅僅是單一的因素,而是多重感嘆的百感交集和愁腸滿腹的復雜心情交匯而成。

        一、創作背景

        陳子昂(公元659年-公元700年),二十四歲中進士,二十九歲時曾向武則天上諫《答制問事八條》,主張減輕刑罰、任用賢才、延納諫士、勸功賞勇、減輕徭役等,但因“言多直切”不討武則天喜歡而被罷職。幾年后,又因 “逆黨”事被牽連下獄。695年出獄后,在洛陽任右拾遺。次年,東北的契丹族乘李盡忠叛變之機,起兵南下,攻陷幽州、冀州和營州。武則天命建安王武攸宜率軍征討,陳子昂任參謀,然武攸宜不諳軍事,屢戰屢敗。陳子昂多次向武攸宜進言均不被納,又主動請為前鋒,武攸宜不但不聽,反而將其降為軍曹。詩人報國無門,滿腔悲憤,一天登上薊丘(幽州臺),想到燕昭王禮賢下士的故事,揮筆寫下了《薊丘覽古七首》,接著又“泫然涕下”,吟唱了這首千古絕唱。

        此外,詩人反對齊梁之風、恢復“漢魏風骨”的文學主張,在當時也很少有人響應。他在《修竹篇序》中指出:“漢魏風骨,晉宋莫傳,然而文獻有可征者。仆嘗暇時觀齊梁間詩,采麗競繁,而興寄都絕,每以永嘆,竊思古人。?皱藻祁j靡,風雅不作,以耿耿也。”而同時占文壇統治地位的“沈宋”(沈佺期、宋之問)以及 “文章四友”(李嶠、蘇味道、崔融、杜審言),他們絕大多數詩篇卻是奉和應詔之作,這些作品遠離人民,對國家和社會狀況極少關心,甚至漠不關心。詩人大聲疾呼、力主革新,而應者廖廖,此時登上幽州臺,心境是多么的孤獨悲涼,愁腸郁結、感嘆萬分。

        二、多重感慨

        1 第一重感慨——懷才不遇、報國無門的失意感

        詩人登上幽州臺,想到自己的前途暗淡無光、國家的命運岌岌可危,感嘆世道滄桑,心中悲痛萬分,以歌當哭:“過去和將來的明主早已逝去,只留下一些歷史陳跡和佳話供人憑吊追憶。即使今后再有那樣的英豪出現,自己也趕不上和他們見面。天地依舊是原來的天地,它們的生命多么悠久。相比之下,人的一生太短暫了!自己的雄心壯志來不及實現、雄才大略來不及施展,就將匆匆離開人世。想到這里,怎么能不愴然涕下?” 對這種悲痛的失意感,他的《感遇》詩三十八首及《薊丘覽古七首》等,也有很好的印證。

        2 第二重感慨——知音難覓、獨立蒼穹的孤悲感

        詩人在文壇上的革新運動,無論憤慨也好,大聲疾呼也罷,然而與其響應者廖廖無幾。“獨愴然而涕下”,一個“獨”字妙不可言,剎那間萬籟俱寂,百川滯流,只有詩人獨自飲泣。此時“初唐四杰”早已辭世,而王維、李白、杜甫等巨擘還不曾出生,這種“兩間余一卒,荷戟獨彷徨”的滋味,怎么能不使他感到異常孤獨?同時,又想到“沈宋”和“文章四友”的淫艷頹靡文風、應制取寵媚態,一種突兀的孤寂感如同暴雨驟雨,瞬間將詩人置于空曠無依的悠悠蒼穹之中。

        3 第三重感慨——歲月無情、時不我待的憂生感

        縱觀中國歷史,“從孔夫子棄魯周游列國開始,文人的生存更多地依附他人,更不用說實現人生的抱負了……于是乎他們的命運便與渴望權力與拒絕權力連在一起,成為文人們難以擺脫的人生情緒和命運鎖鏈。” [1] 像詩人這種剛直不阿、率真坦誠、憂國憂民的文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詩人與武周王朝的隔閡,在仕途上的失意惆悵,在文壇上的孤掌難鳴,使年近四十的他逐漸感嘆時光之悠悠流逝、生命之短暫無奈。“前不見古人”,不是前無古人,而是“我”不能見到古人,古人也不可能見到“我”;“后不見來者”,也不是后無來者,而是 “我”等不及見到后人,后人也不可能見到“我”。能見到“我”的和“我”所能見到的,只是這個時代;而偏偏在這個時代,既沒有古代英雄,亦沒有將來俊杰。人生苦短,過客匆匆,歲月無情,時不我待!

        4 第四重感慨——物我一體、超越有限的時空感

        詩人以“天地”為經線,以“古人”和“來者”為緯線,以他那顆獨一無二的心靈穿梭時空、超然物外,與“古人”和“來者”進行著無限的交流。這首詩本是登臨之作,而全篇沒有一個字描寫所見所聞。難道詩人沒有看到、聽到周圍的一切嗎?決不是。想來詩人此刻已窮通古今之變、盡閱人世滄桑,縱臨千載,曠視四海,眼前的景物和個人的榮辱在浩瀚的宇宙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唯有這宇宙、這時空是永恒的!詩人所創造的這種物我一體的意境,讓人感到親臨其境,能與讀者引起共鳴,因而千古流唱;仡^再讀這首詩,看詩人那種百感茫茫的復雜心情、那種感時傷懷的憂郁情調、那種俯視曠野的孤高抱負,都從這簡短的四句詩中崩發出來,正如袁行霈先生所說“兩句五言,兩句騷體,就那么直截了當地喊了出來”。而此中是悲是憤?是愛是恨?是高亢還是跌宕?是狂歌還是痛哭?任由后人評說……

       

      【評析】:

        陳子昂是初唐提倡風雅,進行文風改革的重要詩人,而他最為人們熟悉的是《登幽州臺歌》。當時,陳子昂隨武攸宜征契丹,由于武攸宜不諳軍事,他曾屢次進諫,不被采納,致使屢屢失利,他心情頗為抑郁,想起當年燕昭王高筑黃金臺招賢納士的往事,感慨自己懷才不遇,壯志難酬(參照《薊丘覽古》七首可知),于是吊古傷懷,而有此詩。

        一般的讀者很少會知道到此詩寫作的“時代背景”,但還是一讀之下,便被感動,這說明其中肯定有超越時代的東西,而不受時空的拘囿正是真正的藝術品的根本特征。實際上,在很多情況下,當我們弄清了某某作品的“時代背景”時,對它的感受反而減淡了許多,因為我們通行的“時代背景”解讀法限制了人的超時空的審美想像。

        從超越時空的意義上看,《登幽州臺歌》已經超出了原有的懷古意義,而是表達了深沉的悲劇意識,從中透顯出了人的“覺醒”:當你獨立于天地之間、直視生存真相的時候,就會突然發現,你正處于空虛與惶恐之中,你會詢問自己的價值與意義何在!“古人”和“來者”似乎皆不足為憑,過去和未來也似乎難以為據。那么,人難道就在這種困境中絕望了嗎?不,個人也許已經沒有希望了,但“悠悠”的天道卻是永恒的。只要你將有限的生命融入到無限的天道中,你就會在“悠悠”的天道中獲得永恒。這是中國主流文化———包括儒家文化與道家文化———的共同特征,儒家文化強調個人要在向社會集體、道德本體、永恒天道的融入中獲得意義,道家文化強調個人要在向自然本體的融入中獲得意義。陳子昂的《登幽州臺歌》正與傳統文化的底蘊相吻合,與民族文化的深層心理結構相吻合!兜怯闹菖_歌》同時還表現了中國人的“覺醒”方式。中國人的“覺醒”是從對自己價值依據的追詢開始的,只有走過了“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的心靈歷程,人的“覺醒”意識才開始萌生。接下來的“涕下”不是哀傷和悲痛,而是覺悟了“天地之悠悠”———價值依據———之后的感動,同時也是對人生悲劇真相的審美認同。這種感受,相對于六朝人來講,昭示著初唐時期的一種新的人格的降臨;相對于中國人來講,任何時候都應該會引起內心的感動。每一次吟誦,都會使人產生一次思考價值、追詢價值、確立價值的沖動和渴望,中國人的價值感便是在這種無數次的沖動和渴望中積淀而成的。

        《登幽州臺歌》同時也表現了中國悲劇意識的基本特征?偟目磥,與西方悲劇意識相比,中國的悲劇意識并不僅僅注重暴露人的困境,更不僅僅為人描繪出一幅絕望的前景,而是在暴露困境中又彌合困境,在彰顯出絕望時又指引了出路。中國悲劇意識的這一基本特征既與中國文化的天人合一的思維方式相一致,也與執著與超越統一,此岸與彼岸統一,形上與形下統一的體用不二的傳統哲學相吻合!兜怯闹菖_歌》先是以“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的吶喊暴露了人的價值困境,然后指出了融入“悠悠”“天道”的出路,而融入“天道”的方式就是在現實的生活情節中感受“天道”,或者說是在“天道”的觀照下來感受現實生活的情節。這樣,人生困境的暴露與彌合就在一首短詩中和諧地統一起來了。

       

      【作者介紹】

        陳子昂(約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學家,初唐詩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漢族,梓州射洪(今屬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遺,后世稱為陳拾遺。光宅進士,歷仕武則天朝麟臺正字、右拾遺。受武三思所害,冤死獄中。其存詩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詩38首,《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臺歌》。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http://www.zhaopin66.com)

        陳子昂其詩風骨崢嶸,寓意深遠,蒼勁有力,有《陳伯玉集》傳世。陳子昂青少年時家庭較富裕,輕財好施,慷慨任俠。成年后始發憤攻讀,博覽群書,擅長寫作。同時關心國事,要求在政治上有所建樹。24歲時舉進士,官麟臺正字,后升右拾遺,直言敢諫。時武則天當政,信用酷吏,濫殺無辜。他不畏迫害,屢次上書諫諍。武則天計劃開鑿蜀山經雅州道攻擊生羌族,他又上書反對,主張與民休息。他的言論切直,常不被采納,并一度因“逆黨”反對武則天的株連而下獄。垂拱二年(686),曾隨左補闕喬知之軍隊到達西北居延海、張掖河一帶。萬歲通天元年(696),契丹李盡忠、孫萬榮叛亂,又隨建安王武攸宜大軍出征。兩次從軍,使他對邊塞形勢和當地人民生活獲得較為深刻的認識。圣歷元年(698),因父老解官回鄉,不久父死。居喪期間,權臣武三思指使射洪縣令段簡羅織罪名,加以迫害。冤死獄中(沈亞之《上九江鄭使君書》)。今天射洪縣城古城墻名為“子昂城”,街道有“伯玉路”等名稱實為紀念陳子昂。陳子昂的詩歌創作,在唐詩革新道路上取得很大成績。盧藏用說他“橫制頹波。天下翕然質文一變”(《陳伯玉文集序》)。宋劉克莊《后村詩話》說:“唐初王、楊、沈、宋擅名,然不脫齊梁之體,獨陳拾遺首倡高雅沖淡之音。一掃六代之纖弱,趨於黃初、建安矣。”金元好問《論詩絕句》也云:“沈宋橫馳翰墨場,風流初不廢齊梁。論功若準平吳例,合著黃金鑄子昂。”都中肯地評價了他作為唐詩革新先驅者的巨大貢獻。但他的部分詩篇,還存在著語言比較枯燥、形象不夠鮮明的缺點。

       

      【英漢對照】

      登幽州臺歌

      陳子昂

       
      前不見古人, 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 獨愴然而涕下。

       

      ON A GATE-TOWER AT YUZHOU

      Chen Ziang


      Where, before me, are the ages that have gone?

      And where, behind me, are the coming generations?

      I think of heaven and earth, without limit, without end,

      And I am all alone and my tears fall down.

      ------分隔線----------------------------
      熱點內容

      唐詩宋詞精選 Copyright © 2008-2018 習古堂國學網(www.zhaopin66.com) 版權所有 浙ICP備08111548號
      彩51官网app
      <big id="n4epk"><listing id="n4epk"><em id="n4epk"></em></listing></big>

      <var id="n4epk"></var>

      <rp id="n4epk"></rp>
      <em id="n4epk"><acronym id="n4epk"></acronym></em>
    2. <rp id="n4epk"></rp>
        <em id="n4epk"></em>
      1. <rp id="n4epk"><acronym id="n4epk"></acronym></rp>

        <dd id="n4epk"></dd>

        柳州 | 广西南宁 | 定西 | 厦门 | 青州 | 中卫 | 慈溪 | 毕节 | 来宾 | 昌吉 | 克孜勒苏 | 博尔塔拉 | 东台 | 晋江 | 长垣 | 唐山 | 南平 | 葫芦岛 | 昌吉 | 玉林 | 青海西宁 | 兴安盟 | 怒江 | 包头 | 攀枝花 | 肇庆 | 万宁 | 燕郊 | 泸州 | 辽阳 | 潜江 | 安庆 | 阿拉尔 | 安庆 | 许昌 | 江门 | 吴忠 | 通辽 | 慈溪 | 高雄 | 宿迁 | 江西南昌 | 鄂州 | 长葛 | 阿里 | 新乡 | 黔南 | 青州 | 三亚 | 凉山 | 海宁 | 浙江杭州 | 图木舒克 | 巴中 | 日喀则 | 葫芦岛 | 昆山 | 烟台 | 新余 | 漳州 | 宿迁 | 泰州 | 昆山 | 六盘水 | 台州 | 招远 | 雅安 | 阳春 | 邢台 | 安岳 | 潮州 | 揭阳 | 慈溪 | 崇左 | 七台河 | 海丰 | 永新 | 汉川 | 福建福州 | 东方 | 苍南 | 博尔塔拉 | 陕西西安 | 简阳 | 七台河 | 宜都 | 南通 | 文山 | 丽江 | 庄河 | 永康 | 河源 | 荆门 | 永康 | 明港 | 单县 | 东方 | 库尔勒 | 平潭 | 吉林 | 宜昌 | 巴中 | 江西南昌 | 广安 | 宜宾 | 郴州 | 南安 | 鸡西 | 台州 | 保山 | 琼海 | 资阳 | 德清 | 新沂 | 海拉尔 | 嘉峪关 | 乌兰察布 | 沧州 | 苍南 | 阳江 | 宜宾 | 顺德 | 唐山 | 邵阳 | 毕节 | 塔城 | 鹤壁 | 铜仁 | 靖江 | 惠东 | 琼海 | 包头 | 莱州 | 龙口 | 葫芦岛 | 五指山 | 抚州 | 基隆 | 瓦房店 | 改则 | 文昌 | 汝州 | 温岭 | 博尔塔拉 | 宿迁 | 漯河 | 莱芜 | 延边 | 济源 | 吉林长春 | 平潭 | 楚雄 | 宝鸡 | 诸暨 | 和县 | 新乡 | 锡林郭勒 | 姜堰 | 巢湖 | 定西 | 中山 | 普洱 | 铜陵 | 博罗 | 泸州 | 广西南宁 | 吉林长春 | 黑河 | 雅安 | 广安 | 黄南 | 黔东南 | 呼伦贝尔 | 鹤岗 | 本溪 | 襄阳 | 崇左 | 淄博 | 靖江 | 湖北武汉 | 台州 | 滁州 | 七台河 | 东海 | 泰兴 | 辽源 | 崇左 | 玉溪 | 牡丹江 | 瑞安 | 信阳 | 辽阳 | 通辽 | 苍南 | 汉中 | 瓦房店 | 安徽合肥 | 乌兰察布 | 云浮 | 大连 | 庄河 | 泰兴 | 吉林长春 | 鹤岗 | 岳阳 | 梧州 | 天水 | 泉州 | 岳阳 | 霍邱 | 焦作 | 铜陵 | 绵阳 | 神农架 | 安岳 | 桐城 | 乌兰察布 | 仁怀 | 霍邱 | 和田 | 贵港 | 琼海 | 呼伦贝尔 | 韶关 | 梧州 | 三沙 | 南京 | 郴州 | 河北石家庄 | 广安 | 阳泉 | 临沧 | 株洲 | 玉环 | 张家界 | 荆州 | 邵阳 | 商丘 | 伊春 | 台北 | 塔城 | 永新 | 铁岭 | 张掖 | 长治 | 三门峡 | 湖北武汉 | 南阳 | 瓦房店 | 阿坝 | 武威 | 赵县 | 大连 | 改则 | 张家界 | 滁州 | 甘孜 | 济源 | 海拉尔 | 洛阳 | 包头 | 张家口 | 广元 | 那曲 | 阿拉尔 | 济南 | 黔南 | 黄冈 | 惠州 | 如东 | 日喀则 | 淮南 | 亳州 | 通辽 | 鹤壁 | 日照 | 淮北 | 昌吉 | 临猗 | 台北 | 桂林 | 安阳 | 宝应县 | 陕西西安 | 迪庆 | 乐平 | 鞍山 | 焦作 | 改则 | 姜堰 | 渭南 | 宜春 | 庆阳 | 渭南 | 大理 | 燕郊 | 肇庆 | 亳州 | 红河 | 宜宾 | 喀什 | 保定 | 迁安市 | 涿州 | 青海西宁 | 吐鲁番 | 安阳 | 赣州 | 三亚 | 建湖 | 淮北 | 昆山 | 四川成都 | 舟山 | 广元 | 武威 | 苍南 | 鞍山 | 宁国 | 晋江 | 荆门 | 桂林 | 四平 | 运城 | 泰州 | 宝鸡 | 安庆 | 靖江 | 梅州 | 大丰 | 仁寿 | 广饶 | 昌都 | 台州 | 宜昌 | 衢州 | 大兴安岭 | 莱州 | 许昌 | 邯郸 | 梅州 | 保亭 | 赣州 | 吕梁 | 邵阳 | 延安 | 清远 | 钦州 | 香港香港 | 日喀则 | 鹰潭 | 张北 | 吐鲁番 | 醴陵 | 淮安 | 延安 | 宁夏银川 | 廊坊 | 商丘 | 扬中 | 宁波 | 包头 | 邢台 | 焦作 | 武安 | 张北 | 台北 | 丽江 | 鄂尔多斯 | 海北 | 清徐 | 鸡西 | 大连 | 陕西西安 | 自贡 | 象山 | 铜川 | 东海 | 庄河 | 广州 | 玉环 | 阿拉尔 | 承德 | 克拉玛依 | 本溪 | 广安 | 滨州 | 辽源 | 遂宁 | 惠东 | 宁波 | 海南海口 | 潍坊 | 唐山 | 章丘 | 锦州 | 黑河 | 保定 | 忻州 | 商洛 | 宜都 | 苍南 | 江苏苏州 | 沭阳 | 衢州 | 山西太原 | 曲靖 | 宣城 | 迪庆 | 兴安盟 | 新乡 | 神农架 | 抚顺 | 衢州 | 安庆 | 金坛 | 鄢陵 | 莒县 | 新余 | 宜昌 | 连云港 | 平潭 | 博尔塔拉 | 通辽 | 甘南 | 珠海 | 丽江 | 五家渠 | 南通 | 绍兴 | 安吉 | 文山 | 永康 | 马鞍山 | 吴忠 | 抚顺 | 石嘴山 | 桓台 | 昭通 | 清远 | 赣州 | 鞍山 | 遂宁 | 金坛 | 济南 | 柳州 | 巴彦淖尔市 | 任丘 | 五家渠 | 七台河 | 高雄 | 宿迁 | 宿迁 | 宁波 | 三沙 | 河源 | 梅州 | 临沂 | 张家口 | 湛江 | 唐山 | 万宁 | 黄南 | 灌云 | 台州 | 阿坝 | 辽阳 | 上饶 | 溧阳 | 南京 | 阿克苏 | 亳州 | 三亚 | 顺德 | 象山 | 邢台 | 三河 | 临猗 | 诸暨 | 青州 | 济南 | 柳州 | 通化 | 宜宾 | 台山 | 巴彦淖尔市 | 连云港 | 如皋 | 定州 | 昌吉 | 仁怀 | 眉山 | 抚顺 | 德清 | 基隆 | 十堰 | 广州 | 台北 | 鄢陵 | 台湾台湾 | 铜仁 | 日照 | 娄底 | 偃师 | 阜阳 | 安康 | 吐鲁番 | 宜昌 | 晋江 | 盘锦 | 淮南 | 六盘水 | 岳阳 | 商洛 | 南充 | 扬中 | 朔州 | 益阳 | 郴州 | 塔城 | 高密 | 南京 | 顺德 | 韶关 | 海南海口 | 襄阳 | 高密 | 秦皇岛 | 黄冈 | 咸阳 | 忻州 | 福建福州 | 库尔勒 | 新沂 | 张掖 | 吐鲁番 | 宁德 | 河南郑州 | 伊犁 | 吉林长春 | 南通 | 嘉峪关 | 淮北 | 固原 | 伊犁 | 揭阳 | 达州 | 本溪 | 黔东南 | 霍邱 | 承德 | 铜陵 | 曹县 | 乌海 | 宜都 | 雄安新区 | 邹平 | 鹰潭 | 滁州 | 开封 | 邹城 | 中卫 | 蚌埠 | 神木 | 黔南 | 正定 | 邵阳 | 洛阳 | 绥化 | 喀什 | 澄迈 | 安吉 | 盘锦 | 舟山 | 甘孜 | 长垣 | 三亚 | 百色 | 阿勒泰 | 淄博 | 咸宁 | 常德 | 阜新 | 渭南 | 中卫 | 石嘴山 | 大连 | 济宁 | 四川成都 | 张北 | 秦皇岛 | 泗阳 | 明港 | 遵义 | 桂林 | 伊春 | 慈溪 | 澳门澳门 | 湖北武汉 | 齐齐哈尔 | 乌兰察布 | 大丰 | 三河 | 泰兴 | 简阳 | 徐州 | 沧州 | 哈密 | 阿拉尔 | 泸州 | 招远 | 和田 | 曹县 | 三门峡 | 义乌 | 阳江 | 吕梁 | 张掖 | 长葛 | 佳木斯 | 南安 | 许昌 | 四川成都 | 七台河 | 醴陵 | 项城 | 洛阳 | 益阳 | 莆田 | 阿拉尔 | 泸州 | 章丘 | 连云港 | 普洱 | 营口 | 中山 | 温州 | 辽源 | 澄迈 | 滁州 | 上饶 | 溧阳 | 陕西西安 | 天门 | 普洱 | 五指山 | 保山 | 金坛 | 邹城 | 肥城 | 舟山 | 湘潭 | 涿州 | 甘南 | 池州 | 东营 | 临沂 | 汝州 | 绥化 | 昌都 | 玉林 | 玉林 | 湛江 | 黔东南 | 燕郊 | 曲靖 | 亳州 | 基隆 | 西藏拉萨 | 锡林郭勒 | 大兴安岭 | 石嘴山 | 燕郊 | 雄安新区 | 海宁 | 茂名 | 本溪 | 滁州 | 项城 | 邢台 | 海安 | 长兴 | 海西 | 泸州 | 大同 | 曲靖 | 湘西 | 梅州 | 黄山 | 宜昌 | 商丘 | 兴安盟 | 海拉尔 | 甘孜 | 凉山 | 三河 | 延安 | 伊犁 | 徐州 | 邹城 | 七台河 | 黔东南 | 龙岩 | 温岭 | 包头 | 义乌 | 大连 | 伊春 | 南充 | 娄底 | 龙口 | 镇江 | 莱州 | 德宏 | 定州 | 宝鸡 | 澳门澳门 | 景德镇 | 宁波 | 日照 | 武夷山 | 东海 | 许昌 | 临汾 | 潜江 | 平顶山 | 单县 | 中山 | 庆阳 | 梅州 | 榆林 | 青海西宁 | 七台河 | 深圳 | 扬州 | 四平 | 乌兰察布 | 邹城 | 黔西南 | 文山 | 高密 | 日土 | 大同 | 吉林 | 舟山 | 莱芜 | 嘉峪关 | 陕西西安 | 丽水 | 抚州 | 伊犁 | 桓台 | 威海 | 吴忠 | 徐州 | 昌吉 | 灌云 | 鹤岗 | 金华 | 五家渠 | 阳江 | 雄安新区 | 济源 | 博尔塔拉 | 山南 | 馆陶 | 文山 | 莆田 | 东营 | 海门 | 蓬莱 | 襄阳 | 无锡 | 明港 | 聊城 | 丹东 | 白沙 | 汉川 | 正定 | 神木 | 佳木斯 | 河南郑州 | 自贡 | 曹县 | 琼中 | 德清 | 苍南 | 安庆 | 延边 | 五家渠 | 广安 | 包头 | 江西南昌 | 平顶山 | 金坛 | 朝阳 | 盐城 | 马鞍山 | 巢湖 | 河北石家庄 | 大兴安岭 | 平潭 | 乌兰察布 | 保山 | 肇庆 | 梧州 | 保定 | 鞍山 | 咸阳 | 云南昆明 | 巴音郭楞 | 铁岭 | 保定 | 平潭 | 武安 | 吉林长春 | 毕节 | 青州 | 眉山 | 吉林 | 德阳 | 延边 | 黄山 | 三沙 | 永新 | 邳州 | 宜宾 | 甘孜 | 岳阳 | 莒县 | 蓬莱 | 滁州 | 台湾台湾 | 安吉 | 江西南昌 | 南安 | 玉环 | 巴彦淖尔市 | 项城 | 泰州 | 白山 | 仁寿 | 咸宁 | 博尔塔拉 | 图木舒克 | 咸阳 | 焦作 | 钦州 | 灵宝 | 洛阳 | 溧阳 | 烟台 | 德清 | 阳江 | 烟台 | 泗阳 | 保亭 | 淮南 | 兴安盟 | 丹东 | 吉林 | 山西太原 | 无锡 | 洛阳 | 池州 | 金坛 | 攀枝花 | 株洲 | 巴音郭楞 | 德州 | 运城 | 宜都 | 项城 | 泉州 | 广汉 | 陵水 | 惠东 | 赤峰 | 阳泉 | 澳门澳门 | 仁怀 | 诸城 | 钦州 | 河源 | 南平 | 诸城 | 邹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白城 | 白城 | 洛阳 | 梧州 | 巴中 | 北海 | 铜陵 | 湖北武汉 | 贵港 | 新乡 | 黔南 | 乐清 | 安康 | 嘉善 | 吐鲁番 | 垦利 | 驻马店 | 上饶 | 白银 | 泸州 | 德宏 | 哈密 | 简阳 | 齐齐哈尔 | 博罗 | 武夷山 | 广汉 | 上饶 | 南充 | 邯郸 | 达州 | 商洛 | 汝州 | 柳州 | 十堰 | 白山 | 芜湖 | 深圳 | 张北 | 达州 | 吐鲁番 | 黄山 | 吉林长春 | 承德 | 阳泉 | 长治 | 阿克苏 | 温州 | 锡林郭勒 | 乐清 | 阳泉 | 海门 | 安岳 | 莆田 | 宜宾 | 文山 | 铁岭 | 鞍山 | 中卫 | 武威 | 黔西南 | 宁波 | 长兴 | 厦门 | 慈溪 | 博尔塔拉 | 陇南 | 天长 | 张家界 | 玉溪 | 崇左 | 本溪 | 伊犁 | 安徽合肥 | 海南 | 四平 | 宣城 | 东营 | 保亭 | 邹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娄底 | 汉中 | 莱芜 | 迁安市 | 乐清 | 红河 | 昭通 | 清远 | 聊城 | 宜昌 | 忻州 | 天长 | 唐山 | 青海西宁 | 金坛 | 铜仁 | 张家界 | 云南昆明 | 韶关 | 自贡 | 甘肃兰州 | 钦州 | 大庆 | 章丘 | 海丰 | 燕郊 | 南通 | 澄迈 | 楚雄 | 遵义 | 铜陵 | 昌吉 | 淮安 | 万宁 | 台中 | 台北 | 连云港 | 荆州 | 吉林长春 | 鞍山 | 荣成 | 安徽合肥 | 东阳 | 六盘水 | 保定 | 秦皇岛 | 神木 | 张掖 | 玉环 | 河池 | 马鞍山 | 江门 | 佳木斯 | 菏泽 | 吐鲁番 | 徐州 | 凉山 | 铜陵 | 文昌 | 葫芦岛 | 玉树 | 基隆 | 天水 | 漯河 | 六安 | 茂名 | 遂宁 | 衡阳 | 大丰 | 诸城 | 桂林 | 鄂尔多斯 | 黄石 | 阿拉善盟 | 新疆乌鲁木齐 | 诸城 | 江苏苏州 | 柳州 | 海安 | 抚顺 | 塔城 | 图木舒克 | 鹤壁 | 三沙 | 东海 | 济南 | 营口 | 甘肃兰州 | 辽阳 | 无锡 | 大庆 | 驻马店 | 毕节 | 宜昌 | 忻州 | 燕郊 | 锡林郭勒 | 乐山 | 安徽合肥 | 博尔塔拉 | 鞍山 | 张家口 | 神木 | 大理 | 济宁 | 宿迁 | 嘉峪关 | 甘孜 | 天长 | 宣城 | 来宾 |